一未就二

没啥好介绍了ヽ(⌐■㉨■)ノ♪♬

变成团子之后还不是不能吃

 变成团子之后还不是不能吃【上】

=ooc预警。

大概是杀手瑞x将军金

不是刀【老年人吃不了】

=主cp瑞金禁止刷瑞金以外的cp。

=萌新初次发有点小紧张诶嘿。

=如果ok请往下食用谢谢

=以及感谢您的阅读全文/给心心



       1.格瑞喜欢自己的发小金这事全村人都知道。

  而他的发小金不知道格瑞喜欢他,这事全村人也知道。

  2.格瑞是当地有名的赏金猎人,凭着一手好剑术硬生生闯出了名堂。因为长得帅,再加上多年接取任务所赚的雇佣金也让格瑞小有一笔资产。于是,年轻有为的23岁孤寡格瑞一时成了村子里姑娘们理想中的完美情人。格瑞收到的情书数不胜数——因为在街上递情书会被格瑞忽视掉,所以姑娘们干脆放在格瑞家的门口。但格瑞依旧不为所动。据说他已经对老奶奶碰瓷要求赔偿,而这个赔偿是他取了自家孙女这种事习以为常。格瑞的应对方式倒也果断,匆匆走过,目不斜视,绝不回头。

  3.姑娘们感觉很不甘心,一村之长也因为被自家女儿的哭闹逼得没办法,只好屈下身来去问格瑞原因。

  村长:“格瑞啊,咱们村那么多好姑娘,个个能干,你为什么看不上呢?”

  格瑞那时正在给剑缠上布,闻言面无表情的抬头,声音凉凉:“我喜欢谁你们看不出来吗。”

  村长如同被开了灵智,一瞬间茅塞顿开恍然大悟。神情逐渐变得古怪,黑着脸抬腿颤巍巍的走出了家门。

  不久,格瑞喜欢自家发小的事也就传遍了全村。

  4.说到格瑞的发小金,那又是一位厉害的角色。虽说看起来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年纪轻轻,只有21岁,但人家确确实实是王城调下来的少将。平时总爱帮村民们做一些事情,吃了亏也只是笑眯眯的权当没发生过。广受村民们的欢迎——当然也同样招致姑娘们的喜欢,但是由于他实在是对于男女之事十分不解,也就放弃了。格瑞的那些放在门口的情书,也是金帮忙拿进屋的。至于那些情书的下场,姑娘们也就不得而知了。

  5.“金,别总和格瑞一样不吃早饭,喏,这几个新鲜的茶叶蛋你拿着,饿了就热几个吃。”

  “谢谢李大娘!”

  金眼前一亮,绽放出一个极大的笑容,没有推脱,接受了这仁慈的馈赠。但还是付出了相应的报酬。金把李大娘家的水缸都填满后,匆忙赶回家。

  今天可是个很重要的日子呢。

  6.格瑞面无表情的看着金拿着茶叶蛋在他面前骄傲的说:“你看,帮助别人还是有回报的吧。”格瑞先是冷冷的丢了两个字:“笨蛋。”随后无可奈何的说道“记得回礼。”

  “知道啦。”

  金冲格瑞做了一个鬼脸,随后在楼梯下面的储物间里拖出了一袋面粉。放在桌子上,随后兴奋的说道:“格瑞!马上就要到元宵节了,我们一起做元宵吧!”

  7.“没兴趣。”

  格瑞将佩刀放在刀架上,随手奶了一本书坐在质地柔软的亚麻沙发上翻阅。

  “那我这袋面粉就浪费了。”

  金有些委屈的撇了撇嘴。他了解格瑞,如果格瑞摆明说了没兴趣那是真的没兴趣。金也不会强迫格瑞去做他没兴趣的事。

  老实说,金也没发现格瑞除了对剑术以外其他的事情感兴趣。

  8.格瑞依旧看着书,这片刻的安宁显然来之不易。或许是因为太安静了,格瑞忍不住朝金那里瞥了一眼。金一手撑着下颚看着他出神。

  “金。”格瑞的眼神飘向了那袋面粉,随后微微皱眉,重新直视着金的眼镜,“你这袋面粉从哪弄来的。”

  格瑞的声音一下子将金的意识拉了回来。

  “呃。。。”金挠了挠后脑勺,眼神多闪,嘴唇嗫嚅但没吐出半个音节。

  “鬼狐天冲。”

  格瑞面无表情的合上书,眼睛看向了那袋面粉上鬼天盟的商标。或许手掌稍微用了些力,合书声在空旷的房子里显得格外响。

  “那个。。格瑞,你听我解释啊。”金如同泄了气的皮球,有些心虚的小声说道。

  “我告诉过你,离鬼狐天冲远点。”

  格瑞的声音沉了下来,眼中似乎弥漫着星星点点的冰冷。金能听出来格瑞已经生气了。

  “但是,,我们今天去王城采购的时候,买的基本也是鬼天盟出产的东西哇。他们几乎垄断了全国的日用品与食品销售线。我只是觉得很久没和格瑞一起过节了。。。况且今年元宵节我们都有事,又不能在一起,所以。。。”

  9.事实证明每一个拥有幼驯染的人都有几套能制服自家发小的方法。毫无例外的,金也是。

  10.金看着格瑞围上了那条棕色的棉布围裙,熟练地做着汤圆,十分开心。

  格瑞看着金望着他——手中的糯米圆子,十分无奈。

  事实上每次金和格瑞一起做饭,都是格瑞掌勺,金负责吃就行了。因为在很早之前,那可不是一段值得回味的记忆。在二人风餐露宿时金在一天内三次把格瑞好不容易捕获到的猎物烤焦。格瑞就再也没让金做过饭了。

  11.格瑞对汤圆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但他的胃的确不怎么欢迎这类食品。或许这是他以前饮食不规律所造成的的恶果吧。格瑞拿出了一个空碗,将锅内的汤圆悉数盛给了金。再从橱柜里拿出了糖罐,放在了碗的旁边。然后解下了围裙放进了洗衣篮里,重新回到沙发上坐着,翻阅着之前没看完的书——洗碗的工作自然是金的。

  12.“哇,格瑞真厉害!”

  这句话格瑞从小到大已经听过无数遍了,伴随着的还有金的星星眼。

  金小心翼翼的将碗摆在了餐桌上,揉了揉有些微微泛红的指尖,有些疑惑的看向格瑞:“格瑞,你不吃吗?”

  格瑞摇了摇头,他的胃可经不起汤圆这种软糯的糯米食的袭击,况且,若是被金发现了他有胃病,金一定会天天嚷嚷着让他吃早饭。

  眼前浮现出以后的生活,格瑞决定默不作声。

  13.“啊——”

  对于凑到嘴边的勺子以及那一声近乎哄孩子吃饭的声音,格瑞下意识的张口。随后唇齿之间所传来的软糯口感、浓厚的甜酒香味和眼前这人一脸得逞的笑容让他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

  “本来就是和格瑞一起吃的汤圆啊,格瑞你不吃的话,那元宵的意义不就没了。元宵节就要吃汤圆啊!”

  14.格瑞默不作声的咽下了汤圆,口腔中的温暖似乎电流一般遍及到了全身。格瑞默不作声的低头看书,发丝巧妙地掩盖住了他脸上的表情。

  他没生气。

  15.金暗自偷笑,随后心安理得的吃起了汤圆。

  他知道格瑞没生气。

  16.感受到异变是在格瑞准备提刀出门的时候。格瑞准备拿着剑柄时,意外的发现自己的指尖已经完全被袖子盖住了。他愣了一下,嘴唇微张,眸子里第一次出现了不可置信的色彩。格瑞低头环视了自己一圈,发现原本很合身的衣服现在居然有些松垮。格瑞回头,发现原本躺在沙发上休憩的金不见了。他快步走上前,发现一个金发的小孩子躺在金原本的衣物里睡得正香。格瑞打量了金一眼,约莫是八岁时候的模样。

  17.怎么回事。

  格瑞微微皱眉,他仔细回想了一下今天他和金一起干过的事情。去裁缝店定制衣服,去王城采购顺便接了几个赏金任务,然后回来的途中金提出要一个人逛逛所以分开,随后一起做了汤圆,并且两个人都吃了。

  汤圆。

  格瑞的心顿时得沉了下来,果然又是鬼狐天冲那家伙搞得鬼。

  18.格瑞上楼回到卧室,从衣柜里翻找着,想找到一件适合他现在穿的衣服。但大多数都是格瑞现在穿的衣服。最后,格瑞在衣柜的角落里发现了一套衣服。

  这是五年前格瑞成人礼时,金送给格瑞的礼物。

  白色棉布圆领衬衫搭配着深棕色亚麻长裤,外裹棕色毛皮风衣,足蹬一双黑色皮革靴——这在当时需要一笔不小的金币(格瑞也没弄明白金从哪弄来的钱)。

  刚好合适。

  格瑞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深呼吸一口气。现在可不是发呆的时候。格瑞又从衣柜最深处拿出了一件黑袍,随后回到客厅。将金从一堆衣服中解救出来,把黑袍搭在他身上。格瑞出门时也带走了随身携带的刀。

  19.天色渐深,村子上方升起了一缕缕灰黑色炊烟,但这并没有勾起格瑞的食欲。村民们此时大都在家里吃饭,所以大街上也没什么人。

  格瑞走到村子最南端,继续走下去可以通往王城,但是格瑞在一家裁缝店的门前驻足,没打招呼便推门而入。

  “喂,进民宅不敲门,你爸妈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20.裁缝店主凯莉十分不满的看着格瑞,但她也没多说什么,因为她的目光被格瑞怀里那个黑袍子盖着的东西所吸引。

  “这是什么。”

  格瑞慢慢拉下黑袍,随后他便看见了凯莉瞪大了眼睛,还有那眼睛里的一点狡黠。

  “这是。。你和金的孩子?”

  “解药。”

  格瑞面无表情的说道,显然懒得多解释一个字。

  “没有。”凯莉翘腿坐在四角椅上,毫不客气的回答道。

  “鬼狐天冲不是你的哥哥吗。”格瑞微微皱眉。

  “拜托,我和他又不是同一阵营。”凯莉翻了个白眼。

  “你帮金做三套衣服。”

  格瑞拿起纸和笔,飞快的写下了一组数据,然后留下了四个金币。凯莉接过纸,懒洋洋地说道:“真是了解金呢,连这都知道。”

  然而回应她是重重的关门声。

  21.格瑞出门后继续向南走,格瑞已经习惯了黑夜,就算没有火光他也能在黑暗中找到前往王城的路。

  格瑞身姿轻巧的越过城墙,躲避着半夜巡视的王城护卫。灵敏的穿梭在屋顶瓦砾之间,已是深夜,就算有人还未入睡,看到那闪烁的黑影也以为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赶紧关窗锁门,生怕招惹上了麻烦。

  格瑞来到一个很普通的小巷,就在格瑞刚踏进小巷的第一块大理石砖的那一刻,四周涌起一阵火光。为首的人同样身着一件黑炮,只是脸上带着一个十分诡异的面具。

  “格瑞大人,真是巧啊。”

  22.鬼狐天冲经营着全国最大的商盟——鬼天盟,全国各地大约有百分之八十的商品来自于此。这还是三年前人们的估计值。明眼人都知道,能做到这个地步,要不就是给王室进贡了不少好处,要不就是鬼狐是王室的人。人们大多支持后者这一观点。只是没人敢说罢了。毕竟和鬼天盟作对的人要不就是破产要不就是被抄家。各商家也只能暗吃哑巴亏,不敢造次,把各自的盈利额多多少少分给鬼天盟。

  23.“解药。”

  格瑞从布条里抽出一把通体绿色的大刀,架在了鬼狐的脖子上。

  “格瑞大人,我可没想过会这么快和您兵戎相见。”虽然此刻鬼狐天冲带着面具看不清表情,但格瑞可以想到他那副笑眯眯的模样以及满眼的算计。格瑞眸光渐冷,他没有心思和鬼狐闲扯,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几分。

  “格瑞大人,还请稍安勿躁,我想您不想明天全国的赏金猎人都来围堵您吧——那个嘉德罗斯,您十分头疼的对手。还有金大人,您也不想让自己亲爱的发小知道格瑞大人所隐瞒的事吧。”

  24.格瑞是一名颇有名气的赏金猎人,实际上,当他扛着一把通体绿色的刀——他的佩刀烈斩,游走于黑夜时。格瑞便化身成了一位名为“K”的臭名昭著的杀手。王国的通缉令半数以上都是逮捕“K”,赏金也是十分丰厚。但没人知道“K”是谁,除了鬼狐,格瑞是自己找他合作的。而“K”的事迹,也让不少人恨得牙痒,却又无可奈何。

  25.“你在找死。”

  感受到周围逐渐浓厚的杀气,鬼狐天冲朝身后的人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上前。或许他面具后的眼里闪过一道精光。

  “您杀了我,那么金大人只能永远保持那个样子了,当然,您也是。”

  “你到底想干什么。”

  “全国接连发出了逮捕您的通缉令,可是并没有效。我这么做只是增加了一点点威胁您的筹码,退一万步说,作为一个商人,我得保证我在这次合作中不亏本。您放心,只要您帮我完成一件事情,我们之间的合作便算了结了,我保证,不仅把您想知道的告诉您,还会将解药双手奉上,并且让国王撤销通缉令,您觉得怎么样?”

  事实上,格瑞现在没有选择。

  “最好这样。”格瑞依旧将刀架在鬼狐的肩上,他可没兴趣把自己放在一个十分危险的位置上。

  26.“抄家紫堂幻。”

  “五天时间。”格瑞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不愧是格瑞大人,回答的真干脆。”鬼狐微微眯了眯眼睛,一副计谋得逞的样子。只是没有人看得见。

  格瑞将烈斩收了回来,重新缠上布条,拉低了帽檐,重重一踏步,转瞬消失在了原地。

  “呼。。真是可怕的杀气。”

  鬼狐感叹道,似乎还透露着几分惋惜。一旁的莱娜准备上前追赶,鬼狐摆了摆手示意她退下。

  “你们追不上的。”

  他看着格瑞的方向,负手而立,沉默不语。被面具掩盖的脸上看不出喜怒。

  很快还会再见面的。


诶嘿

南瓜饼好吃么:

 ★★★★★格瑞中心彩图本★★★★★
刊名:《Shades Of Grey》
原作:凹凸世界
页数:48P
作者:T岚 、炉(Oranker)、 BB(手癌B)、 麦子(小野)、  芽(南瓜饼好吃么)   元 (821)、  阿库玛
Guest:西域儿  增殖秩序
特典:明信片X5【场贩和预售前二十可获得】
 ★★随刊还可加购5种不同样式的贴纸★★
CPP地址:点我

  ======================
预售TB地址:点我
预售会在3月10日晚上8点开始
在“贩卖阿鲁巴” 进行预售
前二十拍下者可获得特典。【请找准选项】

======================

场贩:
【4月1日】魔都凹凸ONLY 场贩 寄售
【5月19-5月20日】CP22两天的场贩

 

预祝吸瑞愉快////比预计还要晚一些,久等惹//基本都是未公开的新图~可以期待一下实物
在LOF推荐转发里面抽一位瑞厨送全套本子贴纸加特典>
爸妈看了都说好(x